当前位置:主页 > 企业新闻 > hg0088:戒毒男子尴尬求职路

选择字号: 选择字色:   选择背景色:

hg0088:戒毒男子尴尬求职路

作者:admin

46岁的阿成(化名),终于面试成功了。可当他从口袋里掏出身份证复印件,准备递给工厂老板时,不小心把自己的强制戒毒证明也一并递了过去。
 
  随之而来的,是阿成曾听到过无数次的一句话:招满人了。
 
  阿成没有辩驳,只是默默地收起了证明,转头往门外走出去。这样的场景,他是如此的熟悉。
 
  “吸过毒的人,还想找工作,到时候把我的东西都偷来卖了怎么办。”还没走出门口,阿成背后传来了工厂老板的妻子的声音,他仿佛看到了她不屑的表情。
 
  自3月24日从强制戒毒所出来以后,阿成跑了虎门大大小小二十几家工厂找工作,但凡知道他有吸毒史,都将他拒之门外。
 
  这一个月,吃穿住都依赖于虎门禁毒社工,最后在禁毒社工的帮助下,阿成终于在三水康福苑找到一份工作。今天,阿成就要前往三水,参加工作,“希望那是我人生的新的开始。”
 
  案例 强制戒毒证明让他丢去了工作
 
  阿成是韶关人,十几年前与家人移居到了虎门,将近1米8的高个子,至今未婚。
 
  24岁那年,因为贪玩,他染上了毒瘾。第一次吸毒,他吐得天昏地暗,当第二次尝试时,“感觉很美好,吸了之后想要什么有什么。”阿成说,就是贪恋那暂时的美好,毁了他一生。
 
  1996年,阿成第一次被强制戒毒,此后,他断断续续吸食白粉近20年。最近一次进戒毒所,是2014年11月11日,光棍节,这是他第三次进去。
 
  在此之前,阿成已有将近4年没再沾毒品,4年间,父母亲相继中风,他一直忙于照顾双亲。直至2014年年初,他妹妹从外地过来照看父母,在给父母洗澡的过程中,百般抱怨。阿成因此而与妹妹闹翻,让她“以后不要再来了”。父母生病、家庭矛盾不断,阿成心情烦闷,深感愧对家人,才又走上了吸毒的道路。
 
  2016年3月24日,阿成的两年强制戒毒期限未满,但因病被诊断为脑梗塞,被允许提前所外就医。
 
  3月26日,阿成到医院检查,发现脑梗塞症状不存在,此前的诊断属误诊。得知情况后,阿成明显放心了许多。
 
  自那天起,阿成几乎每天都在找工作,一共去了22家单位,均没有面试成功,都是回应招满人或是年龄不符合。
 
  唯一给阿成带来希望的是一家服装厂,工作是打包装。因阿成在戒毒所里曾学习过打包装,他获得了这一次的工作机会。但因为那张强制戒毒证明,他再次失去了工作机会。
 
  “当时我停住了脚步,想回头理论,但思索再三,我没回头。”阿成在对方的话语里,感受不到一丝尊重,“但也很难怪他们,我们早已被贴上了‘瘾君子’的标签。”
 
 
  与阿成一样,曾经因沾染毒品,而被社会一直贴上“瘾君子”标签另眼相看的,并不止阿成,他们默默生活在城市的边缘,难以在社会上重新得到认同。
 
  从事禁毒社工多年的冯宛宁向记者介绍,目前在他们禁毒社工手头上,需要帮扶的个案共40多人,大部分都是40岁以上,这些戒毒人员从强戒所出来后,普遍年龄偏大,缺乏求职技能。而更阻碍他们从业的则是来自社会歧视的目光。
 
  “有些戒毒人员让我们帮忙介绍工作,企业只要听到有吸毒史就不敢要人。”没有正式的工作,不能融入社会,则很容易引起戒毒康复人员复吸。
 
  另外,一些法律法规也未有真正落实,如戒毒康复人员满3年就能降低动态管控级别,社工举例称,“不少戒毒人员康复满3年了,出去用身份证买票或者住房,还会自动报警,警方过来做尿检。”
 
  相比其他吸毒人员,阿成或许还算是幸运的。在虎门镇禁毒社工的帮助下,找到了一份在三水的工作。
 
  阿成说,如果没有禁毒社工的帮助,或许他刚从戒毒所出来,就已经又吸上了毒品。去年8月,虎门镇作为试点,成立了全市唯一一家社区戒毒(康复)中心,镇政府也为此投入600多万元,一方面用于社区康复中心的建设,另一方面则购买禁毒社工服务、奖励补贴康复就业人员及维护中心运营。
 
  该中心主要为社区戒毒康复人员提供戒毒治疗、心理疏导、正面教育、社会帮助等服务,建成后中心将具备诊疗室、康复训练室等,还有一支18人禁毒社工队伍。
 
  “现在‘禁毒社工’还不为人熟知,我们希望戒毒康复人员有需要能找到我们。”作为戒毒(康复)中心的主任,冯宛宁踌躇满志,她呼吁社会能对戒毒康复人员少一点成见,“全民禁毒,社会的支持也必不可少。”
 
  为了让戒毒人员从强戒所出来后有个过渡,冯宛宁设想今年在中心建立一个“过渡工厂”,这是一个手工坊,戒毒人员出来后暂时找不到工作,也能有个解决吃饭的地方。
 
  此外,虎门社区戒毒中心也想招募一批爱心企业,“为戒毒康复人员提供就业岗位,也给他们一个机会。”



上一篇:hg0088皇冠:男子手术后右肾“失踪” 下一篇:大妈占道卖鸡扔砖砸城管

随机推荐

热门推荐